“霍莱坞”消亡史:冯小刚赵薇等明星公司注销狂潮背后,影视寒流来临?

88利来国际

2018-10-06

在哈萨克语中,霍尔果斯意为“财富积累的地方”,在蒙古语中▓,霍尔果斯意为“骆驼经过的地方”▓。

这座位于新疆西北端▓,与哈萨克斯坦隔河相望的小城,在历史上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近几年以税收优惠政策吸引了上万家企业。 这座遥远的边境小城为大众熟知,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还得归功于影视娱乐行业:随便点开一部电影电视剧▓,片尾出品公司大多为“霍尔果斯XX传媒”,比如《战狼2》的出品方就有3家“霍尔果斯XX传媒公司”。 超过1600多家在霍尔果斯注册的传媒公司囊括了国内至少30位主流明星,然而近来随着政策收紧▓,影视行业与明星资本进入寒冬▓,近两月来霍尔果斯迎来了一波注销狂潮:第一个逃离的是徐静蕾▓。 6月14日▓,徐静蕾任监事的霍尔果斯春暖花开影业有限公司公布了注销公告;7月23日,赵文卓和张丹露全资持股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传媒申请注销;8月29日,霍尔果斯天翔影视传媒申请注销;9月11日,任重担任法人持股10%的霍尔果斯星禾影业申请注销;9月26日,有媒体爆出冯小刚持股30%的霍尔果斯美拉以自行清算的方式申请注销▓,加上此前注销的北京冯氏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北京冯氏智取广告有限公司,冯小刚今年一共注销3家公司。 据《伊犁日报》统计,6月至今至少已有102家霍尔果斯影视公司注销。

其“影视重镇”的发展、消亡史与其“避税天堂”美名的诞生和陨落息息相关▓▓。

“下一个横店”梦碎,霍尔果斯的兴与衰霍尔果斯令明星们和影视公司们趋之若鹜,无非还是由于利益驱动。

2010年▓,霍尔果斯被确立为经济特区▓,随后当地出台“企业所得税5年免征”的优惠政策▓▓,2013年出台“增值税奖励”政策,增值税留存最高返还50%,个人所得税地方留存部分返还90%▓,“五年免税5年减半”政策正式确立,2017年,霍尔果斯出台对上市公司30万到200万不等的奖励政策。 以霍尔果斯嘉行为例,2016年利润为万,按正常情况下25%计算,企业所得税应缴万,增值税应缴万元▓,而当年实际缴税额为万。 统计显示,每年至少有200家公司向霍尔果斯子公司转移2000万元以上的利润。 除了“中国开曼”、“避税天堂”的美名,霍尔果斯还被称为“皮包公司聚集地”。

爆发式增长的上万家新增企业中,98%以上是没有实地经营的注册型企业,集中于广告传媒等轻资产企业▓▓。

“空壳公司”们把注册、税收、账目处理等一条龙业务都交由财务公司代理,注册业务平均报价3万,在巅峰时期▓,当地财务代理公司达到了四五百家之多,一家小办公室能注册几百家公司。 明星们在以下地址扎堆注册:开建大厦、亚欧小区、华亭小区▓、欧陆经典小区,因其附近就是国税局、地税局。

霍尔果斯的1600多家文娱企业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明星直接担任法人或股东的公司,例如吴秀波全资控股的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杨幂的霍尔果斯嘉行影视文化,范冰冰的霍尔果斯爱美神影视文化▓,邓超的霍尔果斯橙子映像;一种是明星间接关联的公司▓,如宋茜、杨洋持股的霍尔果斯凯悦影视传媒;还有一种是影视公司投资的子公司▓,超过600多家,例如霍尔果斯欢瑞▓、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文化传媒等。 从注册数量上▓,常住人口仅万的霍尔果斯甚至已经超越了浙江市东阳横店的1389家,号称“霍莱坞”▓。

然而它尚不具备挑战“东方好莱坞”横店地位的实力,全市生产总值不到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的三分之一,也没有配套的摄影棚、外景基地等基础设施,更未形成旅游IP▓、粉丝经济。

税收洼地的消亡早在今年更早之前就有了征兆。 今年1月▓▓,霍尔果斯暂停增值税返还政策▓、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3月,财政部官员在会议上表示:一些企业违背了优惠政策初衷▓,利润转移导致其他地方政府税源流失,扰乱了财政制度,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 4月,当地国税局下发公告清理“一址多照”,多家影视公司被要求税务自查。

而真正的暴风雨来临还是以6月“阴阳合同”发酵为标志,税务部门开始全面严查。

资本的本质是逐利,当“加强监管”成为2018年影视行业的关键词,树大招风的霍尔果斯成为众矢之的▓,不出所料地遭到了影视公司抛弃,未来将有更多影视公司注销▓。

“没几家能经得住查。 ”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无非是再换一个壳罢了。

”鉴于无锡、青岛、东阳等地也有类似的税收优惠政策,下一场蜂拥而至或将来临▓。

明星资本遇冷,寒冬中“三省其身”▓▓?明星与资本的捆绑一度风头无两,“演而优则投”▓▓,一线明星身系几十家公司成为常态,他们不仅自己开设影视公司、签约新人▓▓,摆脱经纪公司获取更多话语权,出现在众多大片的投资出品方中,更频频跨界投资:黄晓明的明嘉资本,以及他与任泉、李冰冰共同创立的StarVC投资了诸多创业公司▓;与他并称“北影投资三剑客”的赵薇、陈坤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上均有斩获。

艺人为身后公司背书▓,获取融资及其他资源更加容易,公司借助明星光环则估值翻倍,但这场看似双赢的生意有时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非专业出身决定了明星资本的名利性和投机色彩,艺人自身危机也会波及到他们身后的商业版图,政策监管对明星资本也有很大的影响。 在明星资本创造高价值的同时,也出现了高价收购空壳公司▓、与上市公司利益捆绑、利用税收政策优惠等多种多样的创收或避税方式。

据悉,多家抢滩霍尔果斯的明星资本为当地带来了年均150%的财政收入增长,但造成了40亿税收流失,避税掘金浪潮势不可挡。

短短两年内,风向已经完全转变。 这波“霍尔果斯注销狂潮”提醒着业内:凛冬已至▓▓,不可侥幸。

王长田在上影节的预言“我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现在两万家的影视公司中,说不定有几千家要倒闭。 ”这句话似乎正在变成现实。

首当其冲的就是明星资本成为烫手山芋。

7月3日,刘诗诗卸任稻草熊法人等一切职务▓,清空全部股份,并退出海润影业十大股东名单▓,8月阿里系撤出稻草熊▓。

9月11日,赵薇作为合伙人的杭州普霖投资进行清算备案▓▓。

前几日▓▓▓,失踪3个月的范冰冰因偷税被罚亿▓。

综艺限酬令出台,赵薇舒淇退回《中餐厅2》8000万片酬▓▓。 税务余震还在继续:艺人工作室计税方式由定期定额转变为查账征税,明星个人所得税税率传闻由6%变为42%,并需在10月底前补交上半年税款……然而在落地执行上,花式对策层出不穷:片方将主演的一线艺人换为二线艺人,艺人不敢在10月前签署商业代言……而注销退出▓,显然也是方案之一。

阵痛之后,影视工业能否迎来新生▓?毋须讳言,近年来市场存在一些钻政策漏洞的乱象▓,而我国艺人的天价片酬高出日韩艺人太多,拉高了影视制作成本。

部分明星跨界资本也存在着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

以此为戒,更多皮包公司将消失▓,更多艺人成为纳税表率。

唯有市场形成良性导向后▓,才能期待拨乱反正。

对于霍尔果斯来说,大批公司的注销或许意味着其财政数字将在未来几年出现持续下滑▓,看似热闹的经济泡沫被戳破。

对于横店来说▓,行业内影视公司退去“伪足”▓,回归理性,其可能迎来税收大涨。 而一系列税务地震对明星艺人等高净值人群偷税避税行为则是一记警钟▓,过往风光或许已成云烟。 网友最新评论▓。